璇瑾

请点进来↓

不要喊我太太,神仙_(:зゝ∠)_真的称不上

头像by献无定法,背景by姜程鴿鴿會咕咕

cp姜程(*๓´╰╯`๓)♡爱她

这里阿瑾,高三了,可能不能勤更,正在努力练字中,多多指教(๑´∀`๑)o

江湖体,练过田英章的行楷,通常用0.7中性笔。

小天使有什么喜欢的句子段子可以私信我我给你们写(◦˙▽˙◦)

极度话痨,日常激动,非纯字po

长期扩列qq1993456876_(:зゝ∠)_

谢谢关注,笔芯(*๓´╰╯`๓)♡

[镇魂网剧he向结局文章版] 文字版 这回别说看不清!

姜程今天学习了吗-:

镇魂网剧he向结局
[人设ooc]
[爆剧中伏笔]
[剧中大概39集半+40集]


高亮!!!!!求小红手小蓝手!!求转发!!


(赵处扑街,特调处的几位进入地星,镇魂灯在夜尊手里,但未被点燃)
/正文

  赵云澜趴在冰冷的石板地面上,忍住翻涌的剧痛理清了思绪,这一切,好像早就拉开序幕了,只是,源头在哪里?


  “对不起,总有一天,我会把我瞒你的事情都告诉你。”赵云澜想起那天在医院,沈巍犹豫而决绝的神色,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沈巍啊,你可真是…你自己说要告诉我的,现在你人呢…赵云澜一想到被冰锥贯穿的沈巍,心像被人蹂躏一般。让我眼睁睁看着沈巍倒在我面前,比杀了我还难受。赵云澜迷迷糊糊地想。


  沈巍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我呢…我又能活多久…我能不能守护好大家…赵云澜一时间陷入了迷茫。


  “砰”!一声巨响过后,地君殿的大门以一种十分无辜而又悲惨的方式被来人一脚踹开,木头片飞的哪里都是,一时间颇有一种电影片场被演员摧毁的劣质道具的感觉。可地君殿的大门可不是一般的木头,那可是功德古木做成的,是地君殿的绝佳护盾。来人缓缓踱进殿里,就着门被轰开时的乌烟瘴气,风风光光,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好像电影大片的拍摄现场啊,赵云澜很不和时宜地想。


  夜尊早就回过头,小心翼翼地查看着来人,只见三个身影慢慢清晰——


  一只胖得让人发指的黑猫率先走了出来,后面紧跟着我们的美女蛇和大傀儡师。赵云澜一愣,随即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被反应过来的夜尊一把拍在了地上。赵云澜眼前遍布金星,一时间他的世界天旋地转,又吐出一口血来。


  大庆特别没有眼力见地挖苦领导:“我说赵云澜,你不是一直自称命大福大,不会有危险吗?你现在趴在地上,别告诉我是因为地上凉快想乘凉。”夜尊见赵云澜已经构不成威胁,就放开赵云澜,身子一闪就到了三人身后。


  大庆等人瞬间收敛了踢馆一样的流氓架势,小心翼翼地围成三角形将夜尊包围其中。


  夜尊看了看三人,蓦地一声嗤笑:“就凭你们?哦对,你们特调处,也就你们这几只虾兵蟹将了。那我就先解决你们,让你们仗义的赵处好好看看,自己是怎么守护自己的部下的!”说罢挥手腾起黑雾,以惊人的速度袭向三人。三人衣袍被震得猎猎作响,迅速闪躲反击,不多时四人便你来我往地战作一团。


  与此同时,夜尊腹中。


  林静正抱着沙雅的电吉他悲不自胜,就听见“咚”的重物落地的声音。林静看见那个身影心里暗呼不妙,马上向那个身影跑去。走进一看,那人正是被扎了冰锥的沈巍。林静马上反应出来外面的战局一定非常不好,黑袍使都落入敌手,不,敌腹,那估计赵处也凶多吉少。沈巍浑身是血,脸色煞白,要不是还有一口微弱的气息尚存,林静会以为对方早已故去。可那独属于黑袍使的,像高峰上的白雪一样的淡香,依旧萦绕,丝毫没有被血腥味掩盖。


  林静不敢动他,只能不断地叫沈巍的名字。可是毕竟是在夜尊肚子里待久了,颇有些有气无力,但林静丝毫不见气馁。他越叫越急促,“沈教授?沈教授!”终于,在林静催命一般的叫声中,沈巍浑身一颤,醒了过来。


  沈巍满脸是血,血凝在他的睫毛上,险些让他睁不开眼睛。沈巍有些迷茫地看着林静,片刻后方恢复了一些神智。


  “林静…”沈巍第一句说出来时几乎没有声音,缓了一会儿才勉强让林静能听见。


  沈巍的声音沙哑得像用钝刀磨树皮的声音,让林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冰锥…刺穿我…能…阻止夜尊…带…赵云澜…走…”林静费了好大力气才听明白沈巍的话,刚想抬头发表一下自己爱党爱人民团结就是力量的见解,就对上了沈巍平静无波的眼睛。那双眼睛瞬间让林静闭了嘴。林静有一刹那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视死如归的平静。恐怕要是有别人在旁边,看沈巍的眼神,可能会以为他只是在闲谈叙旧而已。


  沈巍全身都在颤抖,可面上却不见一点痛苦。因过度失血而泛白的嘴唇抿起一抹微笑,像高山上的雪莲,干净得无与伦比。沈巍好像用尽了所有力气,急促地咳了几下,吐出一口血沫,头一歪,昏死过去。


  林静见沈巍昏死过去,想到刚刚沈巍的话,面色阴沉地盯了沈巍半晌,突然愣了一下,随后叹了口气,起身走向沙雅留下的电吉他。


  “对不起了,沈教授,如果我就这么把你丢在这里,赵处不杀了我也得把我扒层皮。而且,赵处那个人精,什么事情瞒得过他?你这点小心计,还真以为瞒得了他?”林静又叹了口气,近乎虔诚地背上电吉他,深吸一口气,疯狂弹奏起来。


  其实说弹奏都是夸他,那个声音之噪之难听,幽畜在这儿都能听出尿来。可这叫魂一般的声音一出,林静周身就泛起了蓝色电光。电光映在林静的眼睛里,让平日的科学颓废人瞬间看起来光芒万丈。“沙雅,等我出去,给你报仇。”


  地君殿。


  被夜尊攻击得有些不支的三人突然发现夜尊流畅的攻击动作停住了。夜尊的表情慢慢扭曲,好像忍受着万分的痛苦。夜尊伏下身捂住胸口,这让那三人有一种…


  夜尊吃坏肚子了的感觉。


  夜尊疯狂地颤抖着,周身翻涌着电光,嘴里啸出怒吼:“黑…黑袍!是你…不,不对…这不是黑能量!不是!黑袍你阴我!唔!”话音未落,夜尊眉间天眼大开,狂暴汹涌的黑雾喷薄而出,活生生地把本来就阴暗的地君殿包成了一个乌龟壳。赵云澜猛的张开了眼睛,无声地笑了出来。


  如果有人站在夜尊面前,会发现夜尊的天眼下面有东西在不断的顶动,像要突破什么一样,夜尊突然惨叫一声,“扑通!”传来了物体落地的声音。


  黑雾散去…那地上龇牙咧嘴趴着的赫然是被吞噬掉的林静!还有他身上的那个人…


  “沈教授?”


  “黑袍大人?”


  祝楚二人同时开口,赵云澜浑身一震,沈巍这个名字像给他打了一针鸡血一样,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就向着沈巍冲过去,把他接在怀里。


  夜尊还在剧烈的疼痛中一时缓不过来,众人终于有了片刻闲暇照看伤员。



赵云澜小心翼翼地抱住沈巍,沈巍的白衬衫把鲜血映衬的格外刺目,还有他胸口的冰锥,无不让赵云澜双目血红。沈巍从来没有在赵云澜面前这么脆弱过,气若游丝的感觉让赵云澜越发不安。
  好像转瞬就要天人永隔。
  赵云澜的双手抑制不住地颤抖,眼里只有遍体鳞伤的沈巍,丝毫没有留意背后呼啸而来的夜尊。
  旁边的几人迅速挡在赵云澜背后:“赵处小心!!”却被夜尊疯狂的进攻弄得自身难保,只得眼睁睁任由夜尊冲向赵云澜。
  赵云澜闻声蓦地回头,直接撞上了夜尊那张笑得邪魅狷狂的脸。赵云澜心里一惊,知道躲不过了,干脆闭上了眼睛。想象中的剧痛没有传来,赵云澜突然感觉怀中一空,自己被推过,随后一声撕裂的声响,脸上一阵湿热的蒸汽。
  赵云澜心道不对,蓦地睁开眼睛,当看清眼前的身影时表情瞬间变得难以置信。沈巍的身体完全被冰锥贯穿,若不是沈巍那一推,冰锥的末端会把赵云澜一起击穿。夜尊一把拔出冰锥,一个硕大的血洞就赫然出现在赵云澜面前。沈巍血流如注,剧烈地颤抖了一下,倒在赵云澜怀里。
  “沈巍!!!”
  沈巍一直凝视着赵云澜,挤出一丝微笑,可他这样的微笑反倒让赵云澜觉得心痛入骨。沈巍嘴唇抖了抖,好像要说些什么,可毕竟伤势太重,意识逐渐涣散,不出半分沈巍就就此没了声息。赵云澜颤颤巍巍地摸在沈巍的脉上…沈巍的面色平静而从容,嘴角还挂着那一点微笑,好像当初第一眼见到赵云澜时,喜悦而自持。赵云澜的大脑彻底死机,只抱着沈巍逐渐冰凉的身体发愣。
  其他人在与夜尊缠斗,无暇顾及一边的赵云澜。只是大家都明白过来沈巍有很大可能已经故去,都化悲痛为力量,进攻得愈发猛烈。
  赵云澜缓过神来,近乎温柔地将沈巍平放在地上,随后蓦地站起,拔出那支黑能量枪,对着夜尊疯狂射击。夜尊一时疏忽中了一弹,勃然大怒,手一挥就把赵云澜击飞,把他狠狠地甩在柱子上。大庆飞奔过去扶起赵云澜,就听赵云澜低沉喑哑地声音:
  “大庆,你那里还有一支血清,对不对?”
  “血清?什么血清?”大庆突然明白赵云澜要做什么,马上打算装傻。
  “你别想着骗我,都这个时候了,我懒得跟你废话。”赵云澜的声音活像点火时拉风箱的声音,透漏着极度的悲伤和冷酷。
  大庆被激得一哆嗦,盯着赵云澜半晌,他太知道这败家领导的尿性,认定了就一定要达到,固执得就像一万年前,那个用自己的血肉来镇守山河的人。所以纵然他万分不情愿,也只能乖乖交出血清。
  “可是这个可能会有后遗——”
  大庆还没说完,就见赵云澜一把抢过,看都不看就把针头狠狠地扎在心口上。动作之狠让大庆抽了一口凉气。赵云澜却毫无所动,好像这样他心里就会好受一点。
  “赵云澜你疯了!”祝红远远地看着,眼圈都红了,刚想冲上去查看赵云澜的情况,就被楚恕之一把拽住,飞速后退,躲开了夜尊出其不意的攻击。
   赵云澜眼前一片模糊,好像有一层雾阻隔着。他试探着走近,眼前的景色突然清晰,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半空中,俯视着这一切。
  眼前的景色无端地让赵云澜觉的熟悉,刚踏上这片土地,他就顿时明白了什么叫血脉相连。“这是哪里…”赵云澜忍不住喃喃。
  “远古大荒。”一个赵云澜万分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是谁?”赵云澜迅速戒备起来,手紧紧握在枪柄上,谨慎地四下张望,却并没有发现人影。在这个角度,就好像自己坐在空无一人的电影院里看一部3D电影,只不过电影的画面做的太精巧了些。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好像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缓缓说道:“昆仑。”
  “昆仑?”
  “我是昆仑,也是镇魂令主。”
  “…”
  “看来之前把你带入虫洞你还是什么都没发现啊,”那声音顿了顿,“为什么你会被蜉蝣等人认为是可以代替我的人?你难道不奇怪吗?”
  赵云澜突然灵光一闪,难不成…
  “因为你就是我,赵云澜。”
 
  ③


  耳边的打斗声瞬间让赵云澜回归现实,赵云澜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回来了,那好像是,原本就属于他的东西。


  山圣昆仑,是天地的守护神。


  当初山圣昆仑为了造四圣,献出了自己的肉体和半个精魂。待到四件圣器可以镇守住地星,那时的昆仑只残余一口气,所以后来才会被那些反动军一刀斩下。他自己借助圣器到了一万年以后重新开始生活,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和记忆,可是他忘记了那些,受他嘱托呕心沥血,守了这后土大荒一万年和平的人。


  他自己悠悠地离开了,而他们背负起原本无需他们背负的事情,却又像飞蛾扑火一般义无反顾。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这些本该是自己的职责。


  他是山圣昆仑,也是镇魂令主赵云澜。


  这一切,也应该由他去终结。


  赵云澜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耳边还回荡着当时自己的猖狂“嵬…山鬼虽然应景,但是未免显得气量狭小。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不如再加上几笔,好凑个大名。”


  沈巍…


  记忆就像来了阀门的水坝,汹涌地冲刷着赵云澜心里的那一片浅滩,压抑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此时夜尊一声大喝,周身黑雾迅速膨胀,向四周冲去。赵云澜立刻恢复清醒,身形一闪,抱起一旁的沈巍连退数步。


  特调处四人迅速靠拢,赵云澜将沈巍交给一旁的祝红等人,回身迎向了呼啸而来的夜尊。


  赵云澜风骚地摸着下巴上的胡茬,用一种极为流氓的姿态说道:“夜尊,你小子,都一万年了,还没变。”夜尊一愣,赵云澜趁机反手抽出裤腿里别着的短刀,一刀割破手掌。


  鲜红的血液滴在铁刃上,流进刀上的缝隙中,远看就像是刀周身涌动着一层红光,赵云澜周身涌起黑雾,嘴边还未消散的笑意让人看了平添了几分寒意。汹涌的力量让特调处的几人对他们这不着调的赵处竟然多了几分恐惧。


  赵云澜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地君殿里,却沙哑得不像他自己的声音:“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后面的几个字几乎一字一顿,句句沥血,让人听了也一阵胆寒。


  赵云澜身后的黑雾闻言而动,狂风骤雨般扑向夜尊,几乎瞬间就将夜尊吞没,众人顿时感觉夜尊没了生息。



  大庆抽了抽鼻子,难以置信地看着赵云澜:“夜尊的气味消失了!你怎么做到的?”


  而我们的祝红女士对于赵云澜的身体分外上心:“老赵,你没事吧,你手上的伤…”


  大庆祝红他们松了一口气,都没心没肺地围着赵云澜疯狂夸奖他突如其来威武霸气的阴兵斩。可他们没有发现赵云澜的眼睛一直盯着不远处,丝毫不见松懈。突然,不远处的黑雾突然疯狂扭动起来。赵云澜一把推开刚想要给他包扎伤口的祝红,对三人沉声道:“阴兵斩是杀不死夜尊的,你们这群蠢货。带着沈巍,都给我回到地面去,夜尊要放大招了。哦对了,如果这中途沈巍收到任何附加伤害,我唯你们是问!”


  气氛顿时凝重了,祝红刚想要反驳,就听大庆先她一步发话了:“老赵,我们走可以,但是我要你一句话,你一定能活着回来。沈巍回去让林静想办法,咱们特调处一个都不能少!”


  赵云澜扬起一抹微笑,摸了摸大庆的头:“放心吧,我山圣的名号不是白得的。”


  大庆听了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赵云澜一推:“快走,圣器留这里就行。”


  楚恕之有些纠结地点点头:“那我们先走了,赵处,小郭他…”


  “有我呢。”赵云澜扭头走向夜尊,“你们快走吧,别废话了,拖我后腿。”


  大庆几人也知此处不可久留,架起昏迷的林静和沈巍僵硬的身体,突破层层幽畜,跑出地君殿。


  赵云澜眼角一瞥,见三人安全突围,就放下心来,专心应对夜尊。


  夜尊放肆猖狂的声音蓦地响起:“哈哈哈哈,昆仑,你以为,他们现在走,就安全了?”黑雾被夜尊尽数驱散,“幼稚!一万年了,你还是这么幼稚!”夜尊一声大喝,将残余的黑雾崩开。


  “你以为我真的没办法对付你?”赵云澜丝毫不见慌张,“阴兵斩当然奈何不了你,我比谁都清楚。不过…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吸吧,你要四圣,其实对于你毫无裨益。”


  夜尊浑身黑血喷涌,肉身如同皲裂的土地,四下开裂:“那又怎么样?只要有四圣,我总会有方法将它们彻底融合,为我所用。”


  “你大可试试,还省的我杀你。”


  夜尊嗤地一笑:“你的那些人,估计已经死在半路上了吧,你真以为你还是一万年前的你?记忆回复了又如何,你的力量还是微乎其微!”


  赵云澜无奈地沉默了一会,掐指一算估计那几个人已经回到地面,才道:“沈巍那么精于算计,怎么有你这么个脑残弟弟?”


  夜尊突然感觉不对,猛然冲向赵云澜,赵云澜不闪不躲,生生被夜尊撕裂开来。


  可是夜尊期待的血肉横飞并没有发生。


  这里的赵云澜,就像一缕烟,在夜尊穿过的同时消散了。祭台上的四圣和一旁角落里的郭长城也同时不见了。


  “四圣原本是我的东西,郭长城也是我的下属,我就不客气了!哦对了,那个阴兵斩,就是唬你玩儿的,如果你早一些发现这东西没那么多侵略性,早一点出来,咱们还不一定谁胜谁负呢!再见吧!哈哈哈!”


  夜尊听着赵云澜欠揍的声音,嘴角抽搐着扯出一个笑容:“原来如此啊…昆仑,一万年前你把我耍得团团转,如今你还是不屑于与我对峙!好,好!”


  夜尊周身萦绕的丝丝黑气突然如同被点燃的火把一般剧烈翻腾,迅速从地君殿蔓延出去,将整个地星掩盖。


  如果赵云澜等人还在地星,会发现那些地星人突然疯狂扭动着,哀嚎着,满眼恐惧地倒在地上,化作能量,被夜尊吸收。夜尊的身形疯狂膨胀,最后凝出一团火:“昆仑,我奈何不了你?哈哈哈哈哈哈!那就让整个地星来给我陪葬吧!”


  说罢便蓄力一震,一声巨响,从此崩裂消失在世间。


  地面上,特调处。


  赵云澜暗地里守护大庆等人回到地面,自己随后也若无其事地回到特调处,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所有人膜拜的目光。不过赵云澜心里清楚——


  逃是逃回来了,可是夜尊那里…估计还是一个麻烦。以自己现在的力量,估计并不是夜尊的对手…赵云澜刚想闭眼体会一下体内复原的能量运转,地面便剧烈震动了起来。赵云澜正窝在凳子里,这么一震就像癫痫患者一样一路颠到了地上。特调处的几位也是勉强保持平衡,回来的郭长城还没来得及感叹家的温暖,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死死搂住特调处的楼梯扶手不敢动弹。


  “老赵,怎么又地震了?圣器不是已经拿回来了吗?!”大庆一把推开刑侦室的门,扶起坐在地上的赵云澜。


  其实赵云澜在要离开地星的时候就已经将地君殿的所有响动听了个清楚,可是他想不明白,夜尊所谓的“陪葬”的意思是…难道他想凭一己之力灭了地星?


  “夜尊的力量没有这么大,除非…”一个想法赵云澜心里突然闪过,“除非他吸收了所有的地星人的能量,最后…自爆。”


  如果是这样…那地面上估计也保不住了。当初自己用四圣守护天地,那么现在,也是四圣器归位的时候了。


  赵云澜回过神来,疯狂奔向四圣器。


  他仔细地检查着圣器,并无差错,只是这镇魂灯失去了灯芯,只是一盏普通的灯托。


  赵云澜叹了口气,刚想划破自己的手腕用自己的血来充当镇魂灯的燃料,一直在角落里发抖的郭长城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什么吸引着,禁不住地跟随着指引,走向那个地方,大脑中突然闪出两句话,让他不由自主地念出来:“山…山河永镇…天南一方…”


  赵云澜一愣,随后便看见自己这个一直以来弱鸡但是心地纯良的下属周身泛起点点白光,慢慢凝聚成一线,落入镇魂灯中。


  镇魂灯好像突然被唤醒了一样,火焰“腾”地燃起,差点掀翻特调处的房顶。


  “长城小心!”楚恕之扑过去把郭长城护在身后。


  “小郭…是镇魂灯的灯芯?”特调处的各位都难以置信。


  “小郭心思纯良,为人真诚,即使遭遇背叛和离别,也一如既往。这般守住本心,可谓是大功德。”赵云澜若有所思,答非所问。就在这时,地面又剧烈地抖动起来,只不过这次的抖动没有停止,就好像…


  就好像地面下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夜尊自爆了,地星马上就要坍塌,没时间废话了,我去融合圣器把这里镇压住!”又一次更加剧烈的地震迅速地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赵云澜身上。


  “老赵,你…”


  “四圣是我造的,镇守这片天地是我的责任。大庆,一直以来辛苦你了。”赵云澜没有回头,一身揉得起皱,沾满血迹的衬衫忽地变成了一袭青袍,长发飘逸,仙人风骨,直接将特调处的其他人看呆。


  “昆仑,我就知道是你。一万年了,我就没认错过。”大庆眼睛里涌上了一点泪意,可大庆觉得肉麻,硬是憋了回去。


  “行了,镇魂灯已经点燃,你们的任务结束了。”赵云澜顿了顿,“替我照顾好沈巍。”


  大庆抹了把脸,点了点头。


  众人被这句特别神似遗言的话惊得一激灵,也都不是很明白自己这不着调的赵处的来历,可都别无办法,只等默默地去四处护法,生怕有人干扰到赵云澜。


  赵云澜走近四圣器,手一挥,四圣器便升到空中,正对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赵云澜缓缓闭上眼睛,远古的话语慢慢地浮现在脑海:


  “四圣镇四方,西北天倾,曰”


  “未老已衰之石,”长生晷闻言而动,迅速冲向它所镇守的方向,消失不见。


  “未冷已冻之水,”山河锥。


  “未生已朽之木,”功德笔。


  “未灼已化之魂,”镇魂灯。


  “以吾精血,以敬天地,以吾身躯,镇守山河。”没一声令下,赵云澜周身遍燃起一次火焰,将赵云澜的衣服烧得千疮百孔,直逼赵云澜。赵云澜没有躲闪,任由它烈焰灼烧。直到赵云澜感受到四圣已经全部归位,地面也停止了颤抖,心下一松,缓缓念出最后两句,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溅在地上。赵云澜伤痕累累的身躯不受控制地倒下,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那如同高峰上细雪的淡香…


  赵云澜刚想睁眼看清楚,却被剧痛折磨得连呻吟都发不出来。


  沈巍一把搂过赵云澜,伸手按上他的胸前,缓缓地用黑能量修复着赵云澜体内的创伤。


  赵云澜晕了过去,伴随着一路破碎的梦。



  四圣器归位,天地归于平静。


  天边一束天光,原来是天亮了。


  赵云澜倾尽全力驱动圣器镇守天地,自己却七窍流血差点暴毙身亡,直接重伤晕过去,多亏了沈教授及时转醒给赵云澜疗伤,才保住了赵云澜一条小命。


  赵云澜这一昏就是一个礼拜,特调处的各位都着急得不行,期间蛇四叔和迎春过来看了一眼,留下一点补药就走了。


  沈巍一直守在赵云澜身边,好像生怕自己一走,他就再也不会醒过来。其实赵云澜没什么事儿,只不过需要时间自愈而已,可沈教授在赵云澜有关的事上固执得要命,生拉硬拽就是不肯离开。大家只能每天定时定点给沈教授送一些食物和水,活像监狱里的狱卒。


  一周之后,赵云澜悠悠转醒。


  他第一眼就看见了一双随着他醒来蓦地变得光亮的熟悉眼眸。沈巍惊喜地看着赵云澜,握住他的手腕,黑能量在赵云澜体内探过一圈,知道他已经完全好转,才放下心来。赵云澜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感受到手腕上的温度,自己心里无数的疑问和懊悔瞬间崩开,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两个人一时间大眼瞪小眼。


  “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拿点吃的?”沈巍感觉有些尴尬,就小心翼翼地问病床上的人,活像温柔贤淑的小媳妇。


  赵云澜这才感觉过来自己腹中饥饿,缓缓点了点头。沈巍转过身刚想到病床对面给赵云澜拿着吃的,就被赵云澜一把拽住:“黑袍哥哥~陪陪人家嘛~”沈巍的身体瞬间僵硬,喉结上下滚动了一圈,缓缓地回过头,声音有些干涩:“你刚好,别闹…乖乖躺着。”


  赵云澜眼看着沈巍越来越红的耳根子,心里嘿嘿地淫笑,就好像是个占人家贤良少女的便宜的大叔,表面上却装出痛不欲生的样子:“我说沈教授,您老撂挑子不干了,最后可是我收场的啊!你知道被天火烧的痛苦吗!诶呦我的老腰啊--”


  沈巍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走回去坐下,憋了半天,好像有千言万语堵在心口,最后却只憋出一句话:“对不起,我错了。”


  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道歉的。


  赵云澜的心情十分复杂,那么多事情终究是有了结果,可是现在还有一件事情他没明白,但是他相信他一定会知道结果——


  “沈巍…”赵云澜顿了顿,“你不是…你怎么又…”


  沈巍完全明白赵云澜的欲言又止,可他并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地攥紧了赵云澜的手腕。


  赵云澜静静地等着,他好像这一辈子的耐心都用在了沈巍身上。


  过了大约半刻钟的时间,沈巍才叹了一口气:“是祝红把我救回来的。”


  赵云澜对这个结果颇觉意外,可是他压住了自己追问的欲望,只是静静地等着沈巍往下说。


  “祝红让大神木发了芽,你知道吧。”


  “嗯。”


  “简而言之,就是那大神木的芽,可以让人死而复生。祝红将大神木的一枝芽融进了我的身体,说是在禁地,蜉蝣告诉了她方法。”


  赵云澜听到大神木的时候,马上就明白了一切。当时在蛇族禁地的时候,蜉蝣不仅告诉了赵云澜镇魂灯的来源,也同时把祝红留下,跟祝红交代了大神木的用途。


  起死回生可以想到,可是就是忘了大神木。


  赵云澜眉头一松,轻呼出一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了起来。


  沈巍见赵云澜心情颇佳,也忍不住问道:“我也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


  赵云澜把另一只手往脑后一背:“你说。”


  沈巍犹犹豫豫地开口:“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了解沈巍如赵云澜,心中了然对方没有说出口的事情。赵云澜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在我去地星之前,蛇族的禁地里。”


  沈巍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种极为复杂的神色,被赵云澜敏锐地捕捉到。


  赵云澜若无其事地接着说道:“蜉蝣他们说,他们从山河锥里,看到了你的未来。我当时追问了,他们也给了我答案。”


  赵云澜干咳了一声,沈巍马上把水递给他。赵云澜就着他的手喝了半杯,定了定神,接着说道:“我当时怎么也想不到,你算的这么深…我只知道你会选择跟夜尊同归于尽,可不知道是以这种方式。”


  沈巍突然有些迷惑:“那你后来怎么知道的?”


  赵云澜笑起来,反手在沈巍逐渐握紧的拳头上拍了拍,说道:“当时夜尊把你和林静吐出去的时候,我听到夜尊说‘这不是黑能量’,当时我愣了一下,又想起你当时淘换能量,我瞬间就明白了。”


  沈巍还是不理解:“我当时明明让林静…”


  “把你丢在夜尊肚子里,让你自己逞英雄拯救世界?”赵云澜的心里突然一涩,“沈巍,我就想问问,你的心是有多狠啊?你真的舍得?”


  沈巍没说话,只是他那原本就攥紧的拳头现在被他自己捏的发青。


  “其实我当时,在你的领子上,留下了字,在我被绑在柱子上之前。我写的是,如果林静你看到了,沈巍现在多半是要捐躯了,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拽出来。”


  沈巍收紧的拳突然放开:“原来你,都知道。”


  “当初我被山河锥腐蚀,能看到未来,你知道吧。”赵云澜轻轻地说。


  “…嗯。”沈巍犹豫片刻,点头回应。


  “但是我预知的两次,结果都不一样。所以我想赌一把,赌山河锥所预知的未来,都可以更改。”


  “沈巍,当时你挡在我前面,我陪你一起死的心都有了。”赵云澜的声音逐渐变得沙哑,最后默默地看着沈巍。


  “对不起。”沈巍再次低下头,默默地说。


  “沈巍,你最不应该说的,也最应该说的,就是对不起了。”赵云澜抑制住了想要摸摸沈巍的头的想法,接着说,“这么多年,辛苦你了。”说罢他长叹一声,“夜尊不在了,你别太伤心…”


  “我没有难过,”沈巍突然打断赵云澜的话,“昆仑,你知不知道,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赵云澜被突然打断,还在愣神,可是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眼中盈满欢喜的男人跟那一万年前的孩子完全重合。


  他们两个依旧在一起,一如往昔。


  就好像云深总有个归处,而有缘人也终会有个归途。


  一万年,弹指间的光阴,那些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那些大悲大喜也受过了,总应该平静下来,过上那么两天,安静清淡的日子。


  赵云澜看着面前的沈巍,心中一阵喜悦,更多了许多愧疚。


  就让我用余生来补偿一万年前缺失的陪伴吧。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彼此,好像凝住了一段时光。



  “大庆你照看一下,我跟沈教授出个差!”


  赵云澜刚刚全部恢复,就马上拽着沈巍就要往外走。


  大庆林静等人本来就被遍体鳞伤的赵云澜和差点再也回不来的沈巍吓了个半死,一听到他们又要出差,马上集体反对。


  可是没人敢动手。


  要是换做以前,早就以“你这个想法很危险”为理由直接把赵处锁在办公室里,可是现在人家是山圣,沈巍又是黑袍使,特调处的众人面对这两尊大佛彻底怂了。


  赵云澜这次却出奇地好脾气:“不行,再不去就晚了!”


  临出门时回过头补了一句:“小郭你先记着,给祝红加一年的奖金。”


  林静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一直以来吝啬到不行的赵处,可是看他身旁的微微笑着沈巍,也就不在申诉不服,默默地回去搞研究了。


  “走吧!”赵云澜拍拍沈巍的肩膀。
  两个人飞身而起,以令人的速度飞向远方,转眼就消失在天际。


  他们去干什么?


  一天前。


  “沈巍,我最近一直在想,镇魂灯在哪里。”赵云澜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在办公室里修剪花草的沈巍,片刻后才悠悠地开口,好像之前都是怕打扰了这种宁静。


  沈巍颀长的身影站在日光下,细心地拨弄着花草,手里提一个小喷壶,向花叶上面喷洒着清水。


  水雾把阳光折射,变成一道浅浅的彩虹映在沈巍干净的白衬衫上,让人一看,赏心悦目,赵云澜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岁月静好的文艺想法。


  沈巍闻言抬头对上赵云澜的视线:“嗯?为什么突然想到镇魂灯?”


  赵云澜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让他看起来就像躺在转椅上:“未灼已化之魂…那么镇魂灯,应该能找回那些人。”


  沈巍突然明白过来:“那你打算怎么做?”


  赵云澜想了想,按了按发痛的眉心:“先找到镇魂灯再说吧。”


  于是两个人第二天就启程了。


  镇魂灯,是山圣的半个精魂。所以赵云澜很容易地就能感知到镇魂灯的位置。距离越近,共鸣就越明显。最后两个人在一座山的山腰里,找到了已经镇守在其中的镇魂灯。


  赵云澜没有犹豫,径直走近镇魂灯。


  赵云澜每踏出一步,就会明显地感觉到体内的力量翻涌不息,就像涨潮的海浪,一下一下冲刷着他的四肢百骸。距离并不长,却好像走过了沧海桑田。沈巍生怕赵云澜有一点闪失,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赵云澜终于走到了镇魂灯跟前,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共鸣。


  他轻轻地将手掌按上镇魂灯,里面跳跃的火苗突然腾起了几分。


  赵云澜平静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些期待。


  他有些颤抖地念出一个个名字——


  汪徵,桑赞,老李…


  还有那些被夜尊吸收的地星人。


  赵云澜早有准备,事先就让楚恕之带着小郭回到地星,统计那些受害者的姓名。


  镇魂灯原本有些暗淡的光突然变得刺眼,赵云澜却不躲不闪,紧紧地盯着那火焰里逐渐清晰的一个个人影。


  “赵处?”汪徵和桑赞扶着老李率先从镇魂灯中走出来,他们的身后紧跟着那些受害的地星人。


  赵云澜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绕过汪徵三人,面对着那些地星人,缓缓地开口:“夜尊已经为自己的猖狂付出了代价…我相信你们并非不知道是非,只不过是向往新鲜空气,向往阳光雨露。大家都是人,都是有喜有悲的生命,从此之后,地星人不用再拘束在地下,你们向我们特调处递一张申请,保证里不会在地面上祸害人类,我可以给你们机会,到地面上生活。”


  赵云澜顿了顿:“哦对了,但是你们还是地星人哈,别忘了自己的老家,如果你们在地面上过不下去了,可以找人打一架,我保证你回去再也出不来。”


  那些地星人听罢这话,都忽地欢呼雀跃,大呼万岁。


  “你们先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吧,应该还没烂掉,”赵云澜说,“不过你们记住,你们的安生,可是黑袍使大人差点丢了性命换来的。别忘了感恩。”


  众地星人听了,扑通扑通地向着黑袍使跪下,三拜九叩,之后起身,感恩戴德地回到地星。


  沈巍被这么大阵仗的朝拜弄得有些个不适应,只能呆立在原地,再看着他们一个个满面欢喜地回到地星。


  “赵处,你这么放任他们上来,海星鉴那边…”汪徵忍不住提醒一下他们有些得意忘形的赵处。


  赵云澜没有回头,只是看着镇魂灯。


  “地星,还存在吗?”汪徵听到赵云澜这么说,“其实,从四圣归位之后,这世界上,就再也分不得地星海星了。”


  特调处。


  重聚的特调处可就热闹了。


  郭长城看着回来的三人哭成了泪人儿,还一直念叨着要一辈子给赵云澜打下手,那模样要多惨有多惨。


  大庆抱着老李不肯撒手,一边又给了手欠玩它尾巴的赵云澜一爪子。


  汪徵桑赞被祝红林静楚恕之郭长城团团围住,庆祝他们回到特调处。


  赵云澜看着热闹非凡的特调处,静静地笑了。他抬头看着沈巍,对方也是一脸的笑意。


  这才是家。


[全文完。]
[姜程出品,希望喜欢]
[拨云见日,未来可期]
[这是我的毕业论文,毕业快乐]

评论

热度(95)

  1. 夜澜卧听风吹雨姜程开心学文去 转载了此文字
    难得看到一个同为剧版的改写结局的文。小姐姐(妹子)写得好棒的!HE!来磕吧!最后沈教授和赵处长没羞没...